风范永留存

明星惜别遭堵

责任编辑:晨阳
上篇文章:北京市风筝协会举行成立20周年庆祝大会下篇新闻:没有了
图片 1图片 2重写红楼,黛玉爱上的宝鸡:炎帝故里姜炎文
·昨日别马季:大师匆离去风范永留存[图]·北京市风筝协会举行成立20周年庆祝大会·湖南省7人获“中国民间文化杰出传承人”称号·振兴传统节日需要挖掘内涵·明年其实应是“火猪年”想生金猪娃再等24年·汕尾市三艺人荣膺“中国民间文化杰出传承人

送别马季·幕后

双手接过“马季个性化邮票”,马季之子马东眼圈微红地向设计者郭家林深鞠了一躬。昨日下午,邮局把200版“马季个性化邮票”和300枚“马季个性化贺卡”送往马季位于昌平的家中。马季家属表示,这些印有马季生前笑脸的个性化邮票和贺卡将赠送给他的亲朋留做纪念,因为需要的人太多,希望可以加印。记者了解,90%的邮品都赠送了家属,余下的10%将捐赠给革命博物馆、邮政博物馆等单位收藏。

送别马季·现场

一身白色唐装的辽宁营口人孙利,站在人群里很显眼,他左胸写着“勿忘九一八”,右胸则是“迎接2008”,手中拿着“马季您走好”的条幅。“我是营口的农民,现在在沈阳打工,得知马季先生24号出殡,我21号就坐火车来到北京,太贵的地方也住不起,只能和别人挤挤住招待所。”孙利一脸诚恳地说,他是听马季的相声长大的,听说马季去世后,心情很悲痛,“也不工作了,就想来看看他老人家。”听说马季的徒弟们要完成马老的夙愿,办相声学校,“我第一个报名,如果能参加明年为马季先生举办的周年纪念活动,那就更好了!”孙利的朴实让在场的人为之动容。

送别马季·寄语

遗体告别刚开始时,姜昆、赵炎、刘伟、冯巩、王谦祥、李增瑞、韩兰成、常佩业、黄宏等徒弟,在灵堂左侧站成一排,对来宾回鞠躬礼。后来由于人数增至五万人,遗体告别时间不得不延时,几夜没合眼的徒弟们,只能“换班站岗”。直至12时20分,遗体告别结束后,姜昆在休息室和其他师弟开了个临时会议,会议内容出乎记者意料,不是如何道别师傅,也不是下步行程,而是如何感谢在门外排队等候了一上午的群众们。随后姜昆带领师弟们,又不顾辛劳来到大礼堂外的阶梯,向所有群众三鞠躬,表示谢意,此举让未能进入灵堂的群众们也得到一丝安慰,他们感动得鼓起掌来。

当天朱军穿了件半大的呢子大衣,戴着黑墨镜,外加一顶黑帽子,这样的打扮虽然低调,却也给他带来了麻烦,由于保安没认出是朱军,还拒绝他的探访,直到沟通后,朱军才进入灵堂。“这条路每个人都得走,但他走的太急了,让人有点震惊,一时间难以接受。回过头说他一定是个好人,正因为是个好人,他走得才这样的平静,没有一点痛苦。我去灵堂行的跪拜礼,有人问我,是第几个?除了父母,他是第一个,我认为他值得我尊重。”朱军说。

“这是我们厂两天两夜赶制的马季老先生的雕塑。”人群中,另一个手举马季半身塑像的人也引起了记者的注意,他叫闻永利,也是马季先生的相声迷,“这种玻璃钢材制可以保存上百年,”闻永利指着雕塑向记者介绍,“这下面是青松,两侧是青山,象征青春永驻,后面的‘一代宗师、相声泰斗’,是对马季老师的评价。”一番话赢得了人们的掌声。有记者要为闻永利和塑像合影,闻永利吃力地将塑像举过头顶,“我帮你”、“我也帮你举”,其他围观群众纷纷帮忙,场面十分温情,最后大家照了张大合影。

“老朋友,好朋友一路走好!”一身绿色军装的李双江,也是眼含热泪,“他对相声心怀壮志,在有生之年想多做些工作,老大哥走好。”看到当天来了这么多群众,李双江感叹说:“老百姓都这么爱他,作为演员值了。”

身着黑色貂皮大衣、戴着黑色墨镜的郭德纲在殡仪馆里里外外出现4次,每一次都是媒体堵截的目标。但是郭德纲没有太多的话,也没有停下脚步,任凭媒体队伍有多“庞大”,他都会杀出一条路来。“说什么啊?送一程吧!一路好走吧!”说完便和侯耀华、师胜杰、邹德江匆忙离去。

起先,马季的夫人于波还能向前来送别的人们鞠躬致谢,不过当越来越多的群众步入灵堂,于波只能坐在椅子上,偶尔和来宾握握手,而马季之子马东,一直陪伴在母亲身旁。“全听你们的,家里没什么问题,会全力配合。”已经蓄起了胡须的马东,无力地对殡仪馆工作人员说。

遗体告别仪式现场没有举行念追悼词、嘉宾发言等环节,马季先生的亲属、朋友、徒弟以及其它演艺界名人、单位领导到达现场后便直接进入灵堂进行悼念。9时30分左右,各路明星纷纷从殡仪馆走出,成为媒体追逐的目标。由于来晚了,郭德纲不能从正门进入,再加上数十家媒体的“围攻”,他被堵在后门的墙角处,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才从后面的安全出口进入。此时,其他一些明星大多红着眼圈提早离去。相声大师丁广泉、常宝华以及李嘉存神情哀伤,苏文茂、刘兰芳、唐杰忠、杨少华、侯耀华、殷秀梅、朱军、傅笛声、大兵、邹德江等人,走出大门便被群众和媒体团团围住,有的人聊上两句,有的则以悲伤为由挥手拒绝采访。

白发苍苍的陈铎是马季的老朋友:“我们俩年轻时是球友,这次他的离去是给大家的一个教训。”说着,陈铎的泪水打湿了眼眶,他擦了擦继续说,“今天来这么多群众我想到了,因为马季的人缘太好了。”陈铎告诫大家要保重身体,为人民做更多的工作。“如果再让我跟马季说一句话,我真不知道说什么了!”陈铎再一次泣不成声。

群众跪拜哭祭

“马老连样书都没看到就走了。”团结出版社负责马季自传《一生守候》的责任编辑赵广宁昨日上午说。这本书花费了马季先生两年多的时间,记述了他从艺50年的经历,并收入了马季先生不同人生阶段的很多珍贵照片,是马季半个世纪相声艺术生涯的缩影。然而他突然离去,《一生守候》成了马季先生的遗作。赵编辑说:“这两天我还在想,马老肯定也一直在看书稿,12月18日下午打电话时听他的声音还很洪亮,没想到竟成为最后一次通话。”

郭德纲:好走

“都别挤了!”上午11时左右,八宝山的保安总管拿着扬声器站在楼梯上嘶喊着。已经等了一上午,却还没有见到马季,人群中发出了一些不耐烦声音,随着每次保安放行进灵堂的人数一次次地增多,终于引发了第一次失控。随后,一些年龄稍大的老人挤出人群,一些孩子哭喊着快点回家。有的人索性爬上附近的树,为求自保。随着群众陆续增多,礼堂外的广场又出现了十几次失控,最多的一次有近千人挤上礼堂台阶,在保安和公安人员分批隔绝后,才保证了遗体告别的顺利进行。

送别马季·杂音

场面失控吓哭孩子

马季遗体告别仪式昨日举行

刘兰芳:所有人的财富

“马季邮票”不够送亲朋

刘兰芳称赞马季是5个家,“他是人民的艺术家、表演家、曲艺家、作家和教育家,来了这么多群众就能看出他的份量。”刘兰芳说,虽然马季走了,但他笑洒人间,“他留下的力作,是所有人的财富。”刘兰芳最后让马季的家属注意身体,“一个倒下了,别人就不要再垮了!”

邮戳留住最后一刻

李双江:做演员值

朱军:马季值得尊重

“马老样书没看到就走了”

凌晨4时多天还没亮,中日友好医院的太平间门前就聚集了不少热情的群众。9时许,殡仪馆门前已有近万人。记者询问得知,有不少人是从杭州、郑州等地连夜乘火车赶到北京,他们或是拿着白菊,或是手举横幅,有的则在签名簿上留下自己对马季永远的祝福,“大师风范,笑洒天下”、“人民艺术人民爱”、“名扬四海、笑口常开”,字字句句都表达了对马季的爱戴。

雕塑保存先生百年

height=”11%”>

图片 3

陈铎:这是个教训

北京一位宋老先生这次来八宝山除了想看马季最后一面外,他还拿来了一个本子,里面记载了许多群众朋友给马季先生的寄语。记者最感兴趣的是本子的第一页,上面画着马季的笑脸,底下附上一行文字:马季睡去了……宋老先生说,马季给百姓带来了笑声,他并没有离我们而去,只是睡去了。宋老先生还指着画像左边的邮戳问记者:“你知道这个有什么意义吗?”记者看到邮戳上面的日期2006年12月20日,这是马季老师去世的当天,“不光是要留住那一天,你看看‘永安路’这几个字。”宋老先生解释说,他和老伴最终商量到“永安路”的邮局盖戳,就是取马季永远平安的意思。

辽宁农民要上相声学校

告别大厅门口,悬挂着黑底白字的横幅,上面写着“沉痛悼念马季同志”。两侧的挽联上写着“几十年一代风流笑洒人间鞠躬尽瘁,一刹时巨星陨落魂牵万众地恸天悲”。两侧,摆满了各文艺团体、相关单位和个人的花圈。

送别马季·特写

由于人数众多,遗体告别的速度也大大加快,用工作人员的话说,“每分钟至少20人。”想看马季最后一眼的人们很珍惜这最后的时光,有的步入灵堂便呼喊着马季的名字,“马老先生,您一路走好!”“您走的太早了!”有的人甚至在马季遗体前跪拜起来。

儿子马东痛不欲生

徒弟轮班“站岗”

上午10时,群众排队步入设在殡仪馆大礼堂的告别大厅内。大厅正中悬挂着马季先生的遗像。马季先生的遗体安放在鲜花翠柏之中,党旗庄严地盖在遗体上,在白菊花的簇拥下,马季犹如睡着一般安详。许多党和国家领导人敬献了花圈。记者在大礼堂外排放花圈的挽联上还看到了不少文化名人的名字:陈道明杜宪夫妇、姜文、侯跃文、殷秀梅、陈佩斯、朱时茂、韩红、杨振华、金炳昶、王振华、解小东、屠洪刚等。还有各单位以及群众个人送来的花圈。

一位从天津赶来的民间艺人,手捧信封交给马东:“我们昨晚在曲艺茶馆为马季老师举行了专场演出,这是演出的3000元钱,虽然不多,但代表我们的心意。”另一位举着马季老师雕塑的闻永利,一走进灵堂就直奔马东,看见父亲的雕塑,马东扑通一声跪下,向闻永利磕了个头,“谢谢,我会好好保存的。”

送马季顺便追星

“郭德纲长得不高呀!”“我看到刘伟了,还有冯巩。”昨日,大部分群众都在有秩序地排队,但也有人看到明星异常兴奋,甚至忘了来八宝山的初衷。人群都聚集在出口的西门处,一有明星出来,人流便随之走动。灵堂里的痛哭流涕和灵堂外的欣喜若狂,成了鲜明的对比,有人找明星合影,有人让明星签名,一串串话语,一个个举动,让记者不禁心痛。

家人悲伤无力

12月24日,北京气温零摄氏度左右,但市郊的八宝山革命公墓却寒气逼人。相声艺术大师马季先生遗体告别仪式,上午10时在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隆重举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