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生缘

但随着他棋艺水平的逐渐提高,在方圆几十里内已经很难找到一个针锋相对的对手了,大家也渐渐不太乐意跟他玩了,因为每人能够玩得过他。

相约火葬场,全部化成灰,

这老人也非常高兴能够有人陪自己玩,因为一直找不到对手,他也非常寂寞。

分不清到底谁是谁,

否则的话,那老头的棋技为什么没有突飞猛进大大超越自己呢?

怎么样,这几句打油诗也有点恐怖有点怕怕的吧?

闲着没事的时候,小郎中总是喜欢去找人跟自己对弈几局。

刚一落子,三哥就发现这个流浪老人棋艺确实要比一般人高出一筹,他在布局和下子方式上都有着自己的独到风格。

有的好棋谱可以让人在一夜之间功底大涨好几倍,那么这个流浪老人手头那张会是这种吗?

于是,两人又开始了第二局的比赛,老头答应如果第二局三哥能够战胜他,一样可以将棋谱交给他。

这一天,三哥在家里准备好了酒菜,将那流浪老人邀约到了自己家里对弈。

不过这也难说,因为好的棋谱也必须要有悟性的人才能读出门道的,如果于是一位慧根不深的人,只会白白糟蹋一张好棋谱。

这样的人还真让三哥给等来了,这一天,村里来了一个卖中草药的江湖流浪老人,自称会玩围棋,他还说,谁若是能够打败他,他愿意将一张自己珍藏多年的古代棋谱免费传授给他。

要回答这个问题,首先必须得问一声自己是否能够战胜他,如果连取胜的机会都没有,自然也就没机会了。

全部送往农村当化肥

渐渐地,两人下到了百余手的进程,还是没法分出任何高下,双方依旧在进行着艰苦的拉锯战。

幸亏三哥也不是吃素的,简单十几个来回后,也并没有处于明显下风。

除了为病人出诊外,小郎中还对另外一件事情非常入迷,那就是围棋。

三哥多希望能够找到一个真正的对手啊,那人最好可以跟自己杀个天昏地暗不休不止,如果真有这样的高手出现,自己愿意三天三夜不休不眠来陪他。

三哥就不信这个邪了,他明明就发现这老头的水平并不在自己之上的,肯定是这老头刚才侥幸赢了一局罢了,第二局自己一定要扳回来,而且还要把他的棋谱给夺回来。

一听说终于有了个像样的对手,而且战胜他还可以得到古代棋谱,三哥的兴致一下子就被提起来了。

再过几十年,我们再相会,

但这种方法玩久了也渐渐没意思了,因为毕竟是自欺欺人的把戏,慢慢地,三哥自己也玩得兴味索然了。

不过,三哥慢慢也意识到了,这个流浪老头的水平只不过跟自己不相上下而已,普天之下的围棋高手太多了,三哥自认为只能算是个中等水平,看来这个老头也不是什么旷世绝人了,他的那张神秘棋谱里面会有什么玄机吗?

这样的高手会出现吗?三哥没有多大把握,因为他所在的村落里实在是太小太封闭了,总共也就那么点人,而且占人口绝大多数的农民们是不玩围棋的,这活技得有文化有情趣有耐心,且有点经济基础的人才玩得开。

这流浪老人长得鹤风仙骨,一看就是个道行很深的人。

你一堆,我一堆,

故事的背景也是在古代,故事的主人公又是个郎中,不过不是前面故事里的那个了。

所以每次在什么地方发现一副古代棋谱的时候,便会招来天下所有围棋爱好者的极大兴趣,每个人希望得到它,而每个得到它的人都希望极力保护好它,不让其他人知道,否则一旦泄露出去,自己就没有任何优势可言了,甚至,他们还会在死后带着自己的棋谱进入墓地,生怕以后落入他人手里,不过这也滋生了盗墓行业的发展,许多人为了得到一副好的棋谱,不惜钻入死人的墓地大肆行窃。

小郎中为此非常苦恼,找不到对手,他只好自己跟自己下棋,左边脑子里假装有一个自己,右边脑子里又假装有一个不同的自己。

据说,中国最优秀的围棋高手都生活在非常古远的年代里,他们的技术高超到了神乎其神的地步,后人往往只能学到点皮毛,没法得到古人的精髓。

小郎中名字叫三哥,比他辈分长或者辈分小的人都这么叫他,因为他名字里的哥,只是一个代词,不是个表示辈分的名词。

第一盘进行了接近四个小时,三哥以极其微弱的劣势输掉了比赛,但三哥输得并不服气,因为他觉得自己没有完全集中精力,脑子里想了太多关于那张神奇棋谱的事情而分心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