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并非因为于凤至的一句话

杨宇霆是张作霖的心腹,也是奉军参谋长,多年来一直位高权重,又因为他是看着张学良长大的,所以他往往不把张学良放在眼中,其实,这就为后来的事情埋下了伏笔。

图片 1

而张学良是谁?张学良是张作霖的六子,是真正的少帅,做人是要有面子的,而少帅的面子也是很大的,但杨宇霆偏偏就是不给,这样就结下了矛盾。

张作霖死后,东北大权实际上并不在张学良的手中,而是在一些老将老臣的手中,张学良想要统领一切,就要有自己的手段。

图片 2

张学良主政东北以后,开始进行改革,取消军事番号,以旅编制,张学良鉴于杨宇霆是老帅留下的东北重臣决定委以重任,拟任命他为东北保安委员会委员,但杨宇霆坚决不同意,不答应,并和黑龙江省常荫槐相相互勾结,尤其是在东北重大问题上,他们往往以元老的身份左右政局,与张学良背道而驰。

1929年1月10日晚,杨、常逼迫张学良成为东北铁路督办公署,要张学良在任命常荫槐为督办的便笺上签字,这一举动,深深的刺痛了张学良,这等于逼着张雪良做事,于是张学良将杨、常处决于“老虎厅”,杨宇霆时年44岁。

图片 3

那么张学良为何会杀杨宇霆呢?

第一种说法就是杨宇霆经常以长辈的身份训骂张学良,这样张学良觉得很没有面子,毕竟他才是东北军真正的统帅,一而再,再而三,张学良受够了,杨宇霆常常为了公事去找张学良,甚至大喊大叫逼着张学良起床,然后直接让其在公文上签字,这种事情发生过好几次,矛盾就是这样激化的。

图片 4

第二种说法就是杨宇霆仗着自己是元老,总想走高一些,处处压制着张学良,弄得张学良在地位上并没有那么高。举一个例子,张作霖去世后不久,杨宇霆为父亲庆生,当时张学良带着夫人于凤至到场,在座的要员们各说各的,没有谁前来应酬张学良,但当杨宇霆一出现时,很多要员全部起身走了过去,这样张学良很没面子,用于凤至的话说“这东北的主看上去像杨宇霆,而并非张汉卿”。张学良从此对杨宇霆十分痛恨,恨不得马上就杀了他,但是碍于他的声势与地位,只能一忍再忍。

图片 5

第三种说法就是张学良想要东北易帜,归于南京政府,但杨宇霆带头反对,矛盾由此就激化了,张学良就想知道谁才是东北真正的主人,所以产生了杀心。

第四种说法就是张学良想立威,那么怎么立威呢?杀人便可以立威,而此时杨宇霆正好成了活靶子,处处与张学良作对,结果就被杀掉了,从此东北大权完成归于了张学良之手,那些权臣也不敢多说什么了。

说白了,还是因为权势的斗争,权势斗争向来就是这么残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