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产违法上马

新华社沈阳2月16日专电 题:“四无”地产违法上马 “没主工程”致农民工讨薪难

辽宁省抚顺市东洲区一处政府旧房改造工程竟成没有任何手续的“四无”违法项目,这一工程随后又被转让给一家没有资质的“皮包”公司,工程违法施工半年多,没有得到众多政府部门的有效监管,如今,这一“没主工程”让160名农民工讨薪无门。

讨薪难:吃冷馒头喝“冰水” 取暖靠人挤人

近日,记者来到辽宁省抚顺市东洲区滨河城项目工地,在这里,记者看到地下一层,地上两层建筑已经完工,钢筋、水泥等建材堆放在工地上。

工地北侧,一排上下两层的活动板房里有几点昏黄的灯火。走进工棚,室内外温度差不多,说话嘴边都冒出白气。

十多个农民工围在一张用破木板订制的桌子前,每人手里拿着一个馒头,端着一碗开水,咸菜碗里,只剩下碗底几根咸菜。桌子上,白天倒的一杯开水已经冻成了冰柱。

64岁的田德元来自山东菏泽,2015年8月到抚顺市东洲区工地打工,11月,工地停工后,他就一直和工友们一起四处讨要被拖欠的工资,至今未果。

回想起一次次讨薪的辛酸经历,田德元有些想不通:“老伴死了,就我一个人,原想打工攒点钱防老,现在却一分钱没赚到,棉大衣是捡的,帽子是菜市场人可怜我给的,自己辛苦赚的血汗钱,凭啥不给我?”

包工头田和勤介绍说,2015年,他与建筑商辽宁龙宇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签订合同,招了160名工人到工地干活,约定到11月给工人结算工资。到了11月,工人们找开发商讨要工钱,却发现工程已被原开发商铭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转让,开发商以此为由,拒付工资。

维权难:政府部门走N圈 “维权你得走程序”

农民工们告诉记者,从2015年11月开始,他们就开始到东洲区政府、劳动保障、住建局等部门上访,但问题一直没有得到解决。为了要回自己的血汗钱,他们又先后去了抚顺市、辽宁省各相关部门讨要说法,但同样石沉大海。

谭国宝等人向记者出示了辽宁省人社厅、抚顺市政府办公厅等部门出具的来访事项转送单,均将他们的上访诉求转至市级信访局和区信访局研究处理。

东洲区劳动就业管理局局长解维群表示,我们愿意为农民工讨薪,也帮助他们联系法律援助,并建议他们通过司法程序维护自己的正当权益,但他们嫌周期太长,至今没有立案。

对此,农民工们回应称,他们到劳动就业管理局立案时,工作人员表示,160名农民工全部到位才能立案。此外,农民工们质疑:这项工程至今没有任何合法手续,政府部门迟迟没有监管,为何到我们维权时,却让我们去走法律程序?

追责难:项目违法开工半年多 谁该负责说不清

记者采访了解到,滨河城项目是东洲区旧城区改造项目,作为当地政府的重要工程被写入2011年、2012年东洲区政府工作报告。但截至目前,该项目没有《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建筑工程规划许可证》、《建筑工程施工许可证》《国有土地使用证》等必备证件,属典型的“四无”项目。

抚顺铭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提供的一份情况说明显示,公司在2011年9月与东洲区政府签订改造协议并启动动迁工作,但因“2016年1月仍有3户动迁户未签订协议,土地不具备挂牌出让条件。”

然而,就是这样一处没有任何合法手续的工程,为何已经动工?东洲区住建局局长赵锐接受采访时表示,房地产项目监管归抚顺市住建委,他们无权责令工地停工。抚顺市住建委副主任王德惠则表示,他们曾于2015年9月向滨河城项目下达行政执法调查通知书,但没有得到铭安公司回应。他认为这一项目前期的规划和土地使用手续没有办全,监管应由国土和规划部门负责。

随后,记者联系东洲区国土局和规划局,两部门负责人表示,违法施工应由东洲区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局负责监管。记者随后联系东洲区委宣传部,请求协调采访,未收到任何回复。

铭安公司的情况说明中提到:2015年6月,铭安公司将这一项目转让给了博厦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然而,记者到抚顺市住建委查询了解到,博厦公司并没有取得房地产开发资质。相关部门联系博厦公司,其负责人目前已经“失踪”。

辽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张思宁认为,地方政府的监管疏失导致各地的违规项目匆忙上马,使得各类纠纷错综复杂。面对农民工讨薪,一些地方不正视自己的问题,不去查处违法企业,却要求农民工单方面走法律程序维权,是典型的不作为,让农民工心寒,更让公众难以接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